<code id='4e90u'><strong id='4e90u'></strong></code>

    1. <acronym id='4e90u'><em id='4e90u'></em><td id='4e90u'><div id='4e90u'></div></td></acronym><address id='4e90u'><big id='4e90u'><big id='4e90u'></big><legend id='4e90u'></legend></big></address>
    2. <i id='4e90u'><div id='4e90u'><ins id='4e90u'></ins></div></i>

    3. <tr id='4e90u'><strong id='4e90u'></strong><small id='4e90u'></small><button id='4e90u'></button><li id='4e90u'><noscript id='4e90u'><big id='4e90u'></big><dt id='4e90u'></dt></noscript></li></tr><ol id='4e90u'><table id='4e90u'><blockquote id='4e90u'><tbody id='4e90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e90u'></u><kbd id='4e90u'><kbd id='4e90u'></kbd></kbd>
    4. <dl id='4e90u'></dl>
      <span id='4e90u'></span>

        <ins id='4e90u'></ins>
          <i id='4e90u'></i>
          <fieldset id='4e90u'></fieldset>

            香港長治久安的必然選擇

            • 时间:
            • 浏览:36

              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傢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備受關註。眾多海外專傢學者認為,這是中國維護國傢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的正當舉動,是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重要措施,是保障香港長治久安的必然選擇。

              守護國傢安全

              國傢安全是國傢生存發展的基本前提,關乎國傢核心利益和國民根本利益。海外專傢們指出,維護國傢安全歷來是一個國傢中央政府管轄的事務,中國從國傢層面推進香港維護國傢安全立法工作是正當、必要的。

              厄瓜多爾國傢高等研究院中國問題研究中心主任米爾頓·雷耶斯說,一個國傢的主權、國傢安全以及團結穩定是不可觸碰的底線,沒有任何國傢會對觸及其核心利益的行為放任不管。“中國像所有國傢一樣捍衛自己的基本權利和原則,立法反制外部威脅”,這屬於國傢主權范疇內的“主權決策”。

              馬來西亞新亞洲策略研究中心主席翁詩傑指出,“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治理模式必須建立在維護國傢核心利益的基礎上。放眼世界,沒有哪一國的國傢安全法不是由中央立法並覆蓋全國的。

              德國黑森州國際事務司前司長博喜文說,國傢安全是一個國傢和政府的主要和基本目標。維護國傢秩序、防止犯罪行為危害到民眾生活,需要國傢安全立法和有效執法。

              築牢制度根基

              近年來,特別是“修例風波”以來,反中亂港勢力大肆破壞國傢統一,“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面臨嚴峻挑戰。海外專傢認為,中國全國人大做出有關決定十分及時、必要、重要,將為“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築牢制度根基。

              法國作傢、中國問題專傢索尼婭·佈雷斯萊認為,中國這一舉措是保障“一國兩制”實踐的根本之策。中國盡早完成相關立法,向世界表達瞭維護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決心。

              菲律賓綜合發展研究院客座研究員陳興利說,近年來香港發生的一系列嚴重問題表明,“一國兩制”與香港特區的長治久安已到關鍵時刻,中國全國人大此時做出決定的緊迫性和必要性不容置疑。

              在翁詩傑看來,中國中央政府授權香港特區對基本法第23條自行立法,但回歸23年來香港一直沒有完成第23條立法。他說,“一國兩制”的“兩制”必須在“一國”框架下運作,而不是為搞分裂、騷亂提供保護傘。

              保障長治久安

              香港回歸以來持續保持繁榮穩定,鞏固瞭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然而“修例風波”令香港經歷瞭自回歸以來最嚴峻的局面,民眾安全、經濟民生遭受重創。海外專傢認為,中國全國人大涉港國安立法有利於維護香港社會繁榮穩定,有利於更好保障香港廣大市民的合法權益。

              摩洛哥非洲中國合作與發展協會主席納賽爾·佈希巴說,安全和穩定是實現社會和經濟發展的先決條件,中國全國人大推動香港維護國傢安全立法工作,有助於從法律制度和機制上保障香港的安定,維護香港的繁榮。

              巴基斯坦國際伊斯蘭大學副教授曼蘇爾·阿夫裡迪說,這是“刻不容緩的必要之舉”,有利於進一步保護香港人民的權利以及商業團體和外國投資者的利益,實現香港的長期和平、繁榮和穩定。

              埃及中國商會秘書長迪亞·希勒米說,在國傢安全受到威脅的時候,用法律手段保護國傢利益是一國應有的權利。香港的穩定與繁榮離不開中國,也是中國國傢安全與發展的關鍵之一。

              遏制外部幹預

              大量事實表明,香港“修例風波”背後是內外敵對勢力的勾連合謀,暴露出外部勢力借香港事務遏制中國發展、實施“顏色革命”的陰險圖謀。海外專傢認為,中國全國人大這一決定是針對外部勢力幹預香港事務的有力回擊。

              阿夫裡迪認為,毫無疑問,香港事務上存在外國勢力的幹涉。受外國勢力支持的反中亂港分子發起的暴力示威活動和由此引發的社會動蕩,嚴重破壞香港法治和社會秩序,嚴重沖擊“一國兩制”底線,嚴重挑戰中國中央政府權威,嚴重威脅中國國傢安全和國傢統一。

              翁詩傑指出,香港特區“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並不等同於可以姑息任何勢力裡應外合在港區進行暴力恐怖活動、挑戰法治底線、摧毀民生經濟。

              雷耶斯說,外部勢力出於遏制中國崛起的目的,粗暴幹涉香港事務,甚至不惜煽動“港獨”激進分子制造事端,損害瞭香港的法律秩序。中國全國人大這一決定是對這些勢力企圖破壞中國安全形勢的有力回擊。(執筆記者:柳絲;參與記者:郝雲甫、林昊、任珂、唐霽、袁夢晨、鄭昕、吳丹妮、李浩、陳斌傑、尹南、張笑然、王麗麗、郭丹)